兰斯小甜甜🌸

磁石
写手大大画手大大的小粉丝
日常生活记录
比较无聊的人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ω⁄•⁄ ⁄)⁄:

翔宝宝请回到自己的被窝里去

我的妈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ω⁄•⁄ ⁄)⁄:

和子妈妈:奶奶要自己喝完!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疯了!

⁄(⁄ ⁄•⁄ω⁄•⁄ ⁄)⁄:

去年的一颗旧糖 再舔一舔(๑´•؎•`๑)

【Y2】似水年华

甜死了甜死了,这样的翔哥哥真是太棒了😭😭

二宮錘錘子:

-Alpha×Beta


-军人Sho×纨绔Kazu


-娃娃亲,放飞自我写着玩系列




 【归档】


 


01


 


二宫和也讨厌樱井翔,从小就是。


 


明明只比自己大一岁,却总是一副道貌岸然的模样,看了就让人心烦。当他高一和别的男生打架打得满脸淤青的时候,樱井翔穿着干净的白衬衫坐在教室里面认真念书;当他高二追着小女生在校园乱跑的时候,高他一级的樱井翔一声不吭进了部队,连话都没给他留。每次回家母亲总要拉着他说樱井翔在部队怎么怎么样,得到了若干听起来就高大上的功勋,可他又没兴趣。


 


总之他就是讨厌樱井翔,他一点都不想和他结婚。


 


从大学毕业后的第四个月,二宫和也开了家重骑摩托店,托朋友搞了辆雅马哈R6,平时没事自己弄弄改装卖卖车,小日子过得惬意。直至有一天他推开回家的门,摘了头盔发现他最不想看到的那个人军装笔挺小白杨似的伫在他家客厅,气就不打一处来。


 


他拎着头盔使劲瞪他,“你怎么来了?”


 


母亲从厨房端了果盘来,嗔道,“我之前不是和你说过小翔要回来了吗?”


 


二宫和也搜刮了一番自己的记忆,感觉好像是有那么回事。


 


“回来干嘛?”


 


“结婚,”樱井翔接过话头,“和你。”


 


他也毫不犹豫直截了当地回复,“我要悔婚。”


 


锃亮的皮鞋上前一步,微弯身子,视线与他齐平,“不可能。”


 


二宫说你又不喜欢我,凭什么老逮着我不放?


 


他闻言笑了一下,“谁说我不喜欢你?”


 


眼神没半点放松,二宫咬牙道,“那你也没对我表过白。”


 


“现在补?”樱井翔笑眯眯的。


 


二宫和也:……


 


母亲识趣的进了厨房,樱井弹了弹军装领子朗声道,“明天晚上我来接你,去我家吃饭。”说罢扫一眼他身上松松垮垮的T恤和机车裤,又补了一句:“穿正式点。”


 


“怎么的?这几年你在你家待的时间还不一定有我长。”二宫嗤之以鼻,“你家老妈三天两头找我去吃饭,我腻了。”


 


樱井翔拿起军帽往头上一扣,“走个流程。”神色里带了点不容置疑。


 


二宫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自家门口,只觉得这人五年没见越发讨厌了。


 


记得他之前好像存过樱井翔的号码,掏出来也不管这么几年到底换了没,就发了条短信过去。


 


“我和你说好了,就算结婚了咱们也别干预对方的生活,我摩托照骑烟照抽,你爱怎么着怎么着。”


 


对面倒是回得很快。


 


“休想。”


 


樱井翔知道这人向来口嫌体正直,也没管他口头上的拒绝,第二日晚上准时敲响二宫家的门,扫了扫那人身上还算让他满意的白衬衫黑裤子,绅士地拉开车门将人送了进去一路开到军区大院。樱井父母早已在门口候着了,二宫和也礼数周到,微笑着上去递了礼盒,规矩地将鞋子摆在玄关处。


 


在客厅里寒暄了一阵,樱井母亲招呼着去吃饭。二宫也没推脱什么拿着筷子就埋头吃了起来,餐桌上只余碗筷碰撞的声音。樱井翔举箸等了一会,未见有任何反应,便在桌下不动声色地碰了旁边那人的膝盖,二宫和也心领神会,顿了一刻从善如流地夹了一筷子青菜塞他碗里。樱井母亲见了,笑眯了眼,“你们关系还是像小时候那么好。”


 


二宫咬了筷子神色淡淡。


 


“阿姨,其实我……”


 


樱井翔知道他想挑明什么,不轻不重地捏捏他大腿肉,截住话头,“妈,我们吃完了,进屋聊会。”


 


寝室内一片漆黑,二宫和也轻车熟路想去按开关,手却被抓着摁上了门板。黑暗、寂静,只有呼吸声还勉强可闻。


 


“你总不会真想照顾我一辈子吧?”


 


樱井翔身上干净清冽的气息凑了过来,“我想,那有何妨?”


 


“咱俩不合适。”


 


“合不合适轮不到你说话,总得试了才知道,我看五年前你就挺合适我的。”


 


二宫和也知道他在说哪件事,撇了头移开视线,“那是以前。”


 


是,以前。


 


樱井翔高三毕业那个暑假,也不知道是谁先动的手,总之唇就这么不清不楚地贴在了一起。绷着身子汗淋淋地互相抚慰,找不准位置没有技巧,青涩得让人疼,无以复加的痛楚与愉悦一时冲昏了头脑。樱井翔掐着他的腰问二宫和也你到底喜不喜欢我,反反复复,却不得回响。


 


二宫和也没有聋,他只是不知道怎么回答——明明是和自己最讨厌的人滚到了一张床上,那一句不喜欢在嘴边转了又转却说不出口。


 


第二日醒来他却再也没看见过樱井翔,五年。


 


 


 


 


是夜推脱不过樱井家的盛情和自家人极力的推波助澜,二宫和也被推进了樱井翔的房间留宿。他脱了藏青军装外套,拧亮台灯在书桌前看书,手指夹着几页,精瘦的腰线一路滑进皮带。二宫在房里逛了一圈,靠过去翻了翻书的封面,“海权论?真没劲。”


 


樱井翔面不改色把书翻了回去,“书架第三层有你初中那会喜欢的书,无聊就随便看看吧。”


 


那是二宫很久以前还愿意在樱井家摸滚打爬的时候乱塞进去的,没想到樱井翔非但好好整理了一番,还替他保留到现在。


 


他默了声,手指在书脊上跳跃,最终选定了一册漫画杂志窝在地上看,樱井翔也不和他说话,就慢慢翻着书。说实话这些杂志他早就不感兴趣了,看了也觉得甚是无聊,迷迷糊糊脸就埋在地毯里睡着了。隐约间只感觉有温热的身子贴了过来,沐浴露和淡淡的信息素的味道钻入鼻腔。再醒过来的时候,樱井翔白色衬衣被灯光打成橙黄,纤长手指握着他脚踝,雪白袜子脱到一半。


 


抬头看了眼,顺从的抬抬腿,恰巧相叶打电话来问明天要不要聚一聚,他随口答应就挂了电话,樱井翔手心热,捂着他被空调吹的微凉的足,问道,“你朋友?”


 


“嗯,”二宫和也头闷在被子里蹭了一会,似乎有些不太想回答,“相叶雅纪,你认识的,小时候一个学校念过书。”


 


“我也去。”


 


“哦。”


 


刘海有点长,他伸手拨开看了看樱井翔笔挺的军装。


 


“你明天还穿这一身?”


 


“有什么不好的吗?”樱井翔低头看了看自己塞得整齐的衬衫,眉头微皱,“部队规定的,穿惯了。”


 


“你本来就讨人厌,穿成这样假正经更讨人厌。KTV又不是什么正式场合,你穿这一身别人还以为我拐带纯情兵哥哥呢。”他伸手扣上那颗领扣,抚了抚,“他们怎么规定是他们的事。”


 


樱井翔笑了。


 


“好。”


 


二宫和也抓抓脸,打了个哈欠翻身下床,樱井翔注视着他的背影一直进了浴室。


 


花洒喷出温热的水,二宫和也闭了气站着,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思绪很多很杂。


 


他向来觉得,自己对樱井翔的厌恶是从小就开始积攒的,他讨厌他的一本正经,讨厌他总是那么温柔一张脸冲他笑——明明对所有人都是这副模样,还要口口声声说喜欢自己。


 


更讨厌的是,一声不吭离开了五年却没给他留下半点消息。这才是导火索。


 


樱井翔的好不消别人说二宫自己也知道,但是他把那点好全都给了别人,一点儿也没给自己剩下。风一样走得爽快回来得也爽快,偏偏没考虑过他二宫和也心情七上八下有多难受。


 


——他好,他也不好。


 


推开浴室门发觉樱井翔已经自觉打了地铺躺在地下了,他也从善如流爬上了那张并不算柔软的床。看了看地上那人连睡衣领子都翻得整整齐齐,姿势无比标准,双手交叉放在小腹,双眼微阖神色平静,最终还是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02


 


相叶雅纪抿了口冰凉的酒液,手心有些发汗。樱井翔虽换了军装套上便服,但那种淡淡的威严感却不是轻易能掩盖住的。他唱了一首Disco Star热场,喊着翔君也来一首,樱井翔却仿佛凝固一般纹丝不动。


 


碍于樱井翔的地位他们也不敢嬉戏打闹强迫他唱,话筒孤零零的伸在空中,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大概也只有二宫和也有这个胆子夺过话筒塞进他手里。


 


“叫你唱就唱。”


 


等待他选歌的时间无比漫长,可所有人都不敢开口催促。直到最后前奏响起来的那一瞬间,樱井翔一直紧绷的面容终于变得柔和。


 


《星になるまで》。


 


房里的人谁都不傻,心知肚明这首歌就是唱给对面那个人的。


 


二宫和也看着聚光灯自樱井翔脸上扫过,光影重重他低了头认真地唱,至“I Love You Forever”那一句忽然就抬了头,眼底一池春水微波荡漾。背景音乐那么嘈杂,世界却仿佛暂时静止,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够跟上同一个节拍,聆听彼此的呼吸、触摸对方的心跳。


 


他的视线那样炙热,二宫不敢看,火焰一闪叼着烟头撞开了门,带起一股夜晚的凉风。樱井翔静了一刻追出去那人已经跨上了摩托,皮鞋踩在地上咯噔咯噔响,他走过去拧了钥匙握在手里,面色冷静。


 


“我送你。”


 


二宫不耐烦地拂开他的手,拎着头盔,“我自己回去。”


 


樱井翔指尖擦过他带着烟草味的嘴角,微凉的唇凑上去郑重印下一吻。


 


“你敢说你不喜欢我?”


 


眼底浮上一抹玩味,二宫拽着他领带咬破了嘴唇,血腥味蔓延开来。趁着樱井发愣的时候手指一顺将钥匙勾到手,扣紧头盔滑入夜色。


 


“曾经。”


 


 


03


 


二宫和也心里烦躁,开着车上了公路飙了一程才摸黑回了家。母亲留了他房里一盏小小的灯,桌上放着一串钥匙,下面是一张便签。


 


“小翔上次来的时候把钥匙落下了,我一直忘了和你说,有空就去还了吧。”


 


上面还挂着在金阁寺给他买的浅蓝学业御守,金色丝线绣的字迹已经被磨得看不清了,樱井翔却一直没换,几把钥匙像烧热的炭火一样灼灼地烫着手心。


 


次日他骑着R6到了樱井宅,又被告知樱井翔昨天连夜就回了军区,晚饭都没吃上。二宫暗自嘀咕这人真是麻烦,却也只能重新扣了头盔一路开去军区,守卫将他拦了下来,说是没有上级的命令不能进。二宫和也掏了掏耳朵,拨了通电话给他。


 


那人很快下了楼,外套的扣子按得严严实实的。


 


——天气怪热的,也不嫌闷得慌。


 


“钥匙给你,我走了。”


 


樱井翔身手矫捷扣住他手腕,“上楼歇歇脚再走。”


 


二宫挑眉,他随意。


 


办公室里空调开的足,女秘书抱着文件夹站在一旁,见有来客便想去沏茶。樱井知道二宫口味刁,这里备着的茶叶他定然喝不惯,挥挥手说声“我来”,径直出了办公室。


 


二宫和也和女秘书面面相觑,最终还是他先开了口。


 


“你,给樱井翔打工的?”


 


女秘书吓得大气不敢出,声音细若蚊呐,“是的,我叫铃木。”


 


二宫抱臂绕着她转了两圈,啧啧然,“部队里待久了,樱井翔看人的眼光真是直线下降,以前级花追他的时候,这人甩都不甩的。”


 


“我没有那种想法……”铃木攥紧手里的文件,脸涨得通红。


 


手指卷起发尾在她脸上扫了扫,二宫凑了上去,声音近在咫尺。


 


“你说对他没有半点非分之想,我是不信的哦。”


 


门口樱井敲敲门,用力咳嗽了一声,铃木如获大赦,抱着东西匆匆逃了出去。


 


直了腰,笑嘻嘻的想去接樱井翔手里的茶壶,那人偏偏抬了手不给他,淡然道,“我的秘书被你吓跑了。”


 


二宫挑眉说,所以呢?


 


一手捏着他领子将他人提溜到办公桌边,“你来代替。”


 


眯眼皱眉捂脚,二宫面色认真,“崴了。”


 


樱井哪里不知道他那点小心思,哦了一声,说那我送你去军区医院。


 


二宫谄笑道不用不用,沙发上歇着就好。樱井翔放着他没管,自顾自忙了起来。


 


他掏出手机玩游戏,实际是越过屏幕看樱井翔。军帽规规矩矩的放在一边,袖子挽了半截在看文件,手臂线条干净好看。


 


指下小人因他片刻走神便瞬间掉入万丈深渊。


 


略有些烦躁的重开一局,脑子里满满挥之不去的还是樱井翔。


 


——真是太讨厌了。


 


也不知樱井翔到底是真信了他还是怎么的,工作闲暇之余还来给他续茶换杂志,二宫和也捧着他爱喝的乌龙白桃茶,翘着小脚美滋滋。


 


“樱井翔,脚疼。”


 


他正在打电话,闻言做了个稍等的手势,迅速结束通话朝他走了过来。半蹲在地上手法熟练地给他捏脚,最上面一颗扣子没解开,领口紧贴着脖子有一种禁欲的美感。


 


二宫和也突然很想勾勾他,屈了脚趾就在他大腿上磨蹭,中间夹着两层布料更像是隔靴搔痒,越搔越痒。


 


看似禁欲的人终是忍不住捏了捏他微肉的脚丫子,声音暗哑道:“撩我?”


 


“没有啊,”二宫故作茫然,正色道,“不要诬陷好人。”


 


手指顺着宽松的裤腿一路钻进去,他怕痒,也更怕失控,迅速抽了腿说:“我要回去了。”


 


樱井翔面露不悦道:“我送你。”


 


这场景似曾相识。


 


“不用,我自己回去。”


 


露齿桀然一笑,樱井说我早就已经托人把你车送回去了。


 


二宫气得牙痒痒,连连咒道奸臣贼子,心真脏。


 


老谋深算的樱井翔不知何时把车后座堆满了材料,导致纯洁乖宝宝二宫和也只能屈尊上了前座看着那人顺势而成地替自己拉好安全带。


 


一路上他并不说话,只顾低着头捣腾着手机,每次樱井翔扭头看后视镜他都觉得是在看自己,几番下来又不争气的暗骂自己两句神经错乱自作多情。


 


虽然,樱井翔确实借机看他了。


 


车子一路开回二宫家门口,他一眼就看见自己那辆酷炫雅马哈停在院子里。手指去寻按钮,另一只手却快他一步,也在按下同时于脸上亲昵落了一吻。


 


“Goodbye Kiss。”


 


二宫使劲擦了擦脸,没好气地推开门再用力关上,隔着窗户朝他比个中指,外加一句“滚”。


 


而樱井翔心情大好——这么多年了他当然知道那人害羞的表现是什么。


 


 


04


 


自那天以后二宫和也就刻意避开樱井翔,听见汽车停在楼下的声音探头看一看就飞也似的从后门溜了出去,樱井翔打开门只看见一帘白色窗纱被风吹得鼓起,人已不知踪影。


 


二宫和也怕了。一路逃到后院,心砰砰跳得飞快,血液沸腾着席卷每一根血管,三分因着是剧烈运动,七分则是为了樱井翔。


 


颤着手指插进钥匙,掌心黏黏腻腻地出了一层汗,车把好像怎么也抓不牢,刚拐出院门就险些侧翻,幸好他虽然慌乱无措却也没失了神,松了手就跳下了车。


 


小腿被地上碎石划出一道口子,渗出些殷红的血。摩托倒在地上车轮还在转,樱井翔从背后赶来扶他,二宫和也喘了一口,反而推他,“把钥匙拔了。”


 


R6侧面已经不成样了,橙色火焰喷漆掉了几块,还印着几条横七竖八的刮痕,左侧后视镜裂了,车把手被磕坏一小节。


 


二宫和也心疼死了,扒拉着还想多看几眼,却被樱井翔一把扛回了屋。


 


他捂着心口说:“这修起来估计得好多钱。”


 


“我再给你买一辆。”樱井翔捏着酒精棉球,声色沉沉,“但是你以后不准骑了。”


 


“哪还买了干什么!”他挣扎着要起身,却被樱井手下逐渐加重的力道按了回去。


 


“要出去,我可以送你。我没空你叫警务员也可以。”


 


“不行。”


 


樱井翔慢慢把他抱进怀里,难得的没有被躲开。


 


隔着胸腔两颗心脏以相同的频率振动,他眸色幽深,“我最怕的就是你出事。”


 


一抹冰凉钻进二宫的掌心,有些硌得慌。


 


“嫁给我吧,就现在。”


 


拒绝的话在唇边逗留,樱井翔紧了紧手臂,说:“房间书桌左上角,是我的照片吧。”


 


二宫向来伶牙俐齿,此时张着嘴却不知道说些什么。


 


半晌摊开手掌,一枚戒指静静躺着,他咬了咬唇,声音竟有些哽咽。


 


“樱井首长,以后你的工资是要上交的。”


 


“一切听凭二宫先生处置。”


 


“Beta不容易怀的。”


 


“多来几次总会有的。”


 


“我脾气很差的。”


 


“我都忍了这么多年了。”


 


手指反扣住那只宽厚的掌。


 


“我,没那么喜欢你的。”


 


“没关系,我有那么喜欢你就行了。”


 


他破涕为笑,“那我还有什么不同意的理由吗?”


 


樱井翔听罢也微笑道,“没有。”


 


他还青涩未熟时,看着二宫每日带着脸上的伤痕回家,杨花落了一地,窗里人捏皱了整本习题册。是以他便决心应征入伍,不说爬到如何高的职位,至少要强大且温柔,既可明里暗里替他挡枪防剑,又可丢盔弃甲拥他入怀。


 


但,那些年他以牙还牙给他揍回去的拳头,他不会知道了;那些年私下里为了保护他吃的暗亏,他不会知道了;那些年他替他打发掉的虚荣女生,他也不会知道了。


 


他只会知道他唯一做过的事情,就是看着他、爱着他,在似水年华里,一刻都不曾停止。


 


 


-END-




哎呀哎呀,好久不见~


想你们了q但是刚开学事情实在是太多了每天都跑来跑去的TAT面试宣讲一大堆,头都昏了……说好的日更最后还是鸽了(哭)




最后——无论是十八十九还是二十周年三十周年,或者更多,ARASHI都要一直走下去呀ww结成日快乐~


おめでとう!

真的是可爱死我了😭😭😭

纪喵喵:

阿南 ④

严禁二传二改|转载标明出处

嘻嘻

小未央:

TV fan 2017.06


Q:两个人的回忆?


N:(两个人共演的多拉马)山田太郎物语呢。


S:没错。虽然5人演过电影和SP,2人正式共演的情况和其他成员没有过。而且设定是亲友。很长时间都在一起。


N:一直在一起~


S:OP里弹了空气吉他,我觉得要是没有nino在,会害羞得做不来。


N:那个很有冲击力呢(笑)。


S:因为有亲近的人一起做,才做的来。1个人的现场要表演那个太难了,还必须以微妙的情绪表演。


N:在多拉马现场做意外地有难度呢,综艺上表演的话,就完全是在胡闹(笑)。那时候还赶上演唱会,多拉马之外的现场也一直在一起吧?


S:嗯。不管在一起多久也不会腻呢,不可思议。


N:是的是的,不会腻(笑)。




Q:长年观察下发现的癖好?


N:翔酱有用手搓布的习惯。


S:...有的!经常摸衣服什么的!仔细一想从小时候开始就这样。


N:是吧,经常看到。


S:nino...会盘腿坐在椅子上。


N:啊哈哈哈哈(笑)。


S:经常脱了鞋,一小团,盘腿坐在椅子上,感觉是高难度技术。我会疑惑总是那个姿势不累吗。


N:自然而然就变成那个姿势了。


S:常人难以做到哦。


N:真的吗(笑)?


S:我觉得只有nino能做到。




Q:觉得对方“真好”的地方?


N:果然还是控场的时候吧,5人番组之类,其他的也是,总是能整合现场。


S:但是这么说的话,nino总能在我控场的时候伸出援手,VS岚之类的综艺上特别可靠。我们俩可以说是arashi的“表控”和“里控”担当吧。


N:是啊。这个不是被要求就能做到的事。


S:没错没错,是感觉上的东西。


N:是一起持续做arashi的结果吧。




(附sho酱搓布现场↓









吉本33我爱你啊!😘

SakuShoJiro:

我的吉本老师,帅到窒息。(给我一刀,诶,我刀呢

p2手壁 1080x1920

实在想换个壁纸找不到图了就自己折腾起来了orz,好久没去字真是太艰难了555(大哭

【Y2】无期徒刑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爸爸耶!甜死了!!

二宮錘錘子:

-点梗(4/5) @五块钱 


-外交官S+检察官N


-前男友梗




【归档】


 




01


 


樱井翔倒是没想过分手两个月的前男友还会找上门来。


 


此时两人正面对面坐在咖啡厅,二宫和也捏起瓷杯浅啜一口,“我怎么不知道你这么恋旧?”


 


樱井知道他指的是自己脖子上那条酒红色斜纹的领带,去年生日时他送的礼物。


 


指尖摩挲着杯柄上的花纹,笑道,“也不是恋旧,为了来见老情人特意换的。”


 


二宫从西装内袋夹出张纸在他面前晃了晃,“我受上诉人委托,对你进行为期两周的侦查。”


 


“我想,你应该是搞错了。我并没有收到法院的传单。”


 


“樱井先生游走政界多年总该懂得打草惊蛇可不是上策。”


 


“哦,那请问二宫检察官,可否告知在下上诉人姓名?”


 


“我有义务保护他的隐私。”


 


樱井翔凝视他褐瞳半晌,倏尔展颜,“任君宰割。”


 


 


超级玛丽的BGM叮叮当当地响了,他面不改色抓起接通。二宫和也撇过脸咬唇,藏住嘴角显而易见的笑意。这个铃声是以前两个人还住在一起的时候,他为了恶搞随手换的。


 


高高在上严谨理性的外交官,和稚气好玩的游戏音乐,怎么看都违和。


 


 


他挂了电话脸色古怪,“家里的包裹托运,你的?”


 


二宫托腮,眯着眼微笑,“是。我的行李。”


 


“你还要住我家?”


 


“又不是没住过。”


 


“我认为,分了手的两个单身男人,应该避嫌。”


 


“我这是为了保证侦查工作正常进行,拜托你正经一点。”


 


樱井翔身为外交官员,自诩口才不错,但每每遇上二宫和也,却总是被他堵得哑口无言。


 


 


02


 


要说樱井翔和二宫和也在一起,长不长短不短也有了两年多。最初是在松本润的生日会上第一次见面,两人皆是头脑清晰博学多闻,倒也谈得挺来,颇有几分相见恨晚的味道。当晚两人喝上了头,脑子难得糊里糊涂的就去开了房,干柴烈火一触即燃。大床、沙发、浴室,甚至落地窗,酒精力道真真够足,掐住了腰身做得火热。明明先前都是掰不弯的钢铁直男,根本没有对付同性的经验,却在接触到对方身体的那一瞬间无师自通。


 


第二天二宫在樱井怀里悠悠转醒,揉着有些发疼的屁股一掌拍醒了尚在睡梦中的樱井翔。


 


“醒醒,你得对我负责。”


 


樱井长臂一揽把人捉了回来抱在怀里,眼睛依旧闭着,吐字却清楚,“我知道,先别闹,再睡会。”


 


二宫和也“哦”了一声便乖顺地窝了回去双眼一闭。


 


外交官信誉有保障,不怕。


 


 


当天下午二宫和也就提着包入住樱井宅,他东西不多,只占了小小一个柜子。对于樱井翔来说,变化不过就是多了双碗筷,多了个睡在身边的人。


 


开始在一起总是快乐的,年轻人旺盛的精力大把大把用不完,两人下了班便如胶似漆地滚在一起。有时是樱井翔粗暴地夺下他手里的案子,把他按在书桌上铺天盖地吻了上去,推开碍眼的档案在文件乱飞的房间里激烈碰撞;有时是二宫和也跨坐上他大腿,伸手解他早上亲自打的左手结,啃上樱井滚动的喉结,最后被翻过来压住,乱动的手在外交发言稿里留下一行又一行的乱码。家中每一个角落几乎都遍布了他们的痕迹。


 


一切的转折点都在于樱井翔那张调令。


 


派驻国外后屋子里便只剩二宫和也一个人,他自己倒是没觉得有多寂寞。反正樱井翔留了卡给他随便刷,想买的限量游戏卡带也都买到了,之前樱井翔陪着他去挑的手柄用起来也很顺手。樱井偶尔会给他打电话,问问他过得怎么样,他总是敷衍地回答还好,却从不把我想你说出口,也从不主动回电话。


 


上一回二宫和也罕见地放了长假,得了空正忙着在游戏里拯救世界,樱井翔打了第一通电话他腾不开手就没接,直到第二遍响了又响快结束的时候才掐着点按了通话键。


 


他似乎抽了烟,嗓子里闷着点暗哑的味道,“又在打游戏?”


 


二宫和也歪头夹住手机不让它滑下去,然后将游戏静了音。


 


“没有。”


 


“不想我吗?”


 


“想。”


 


那头静了一刻,“你早点睡,注意身体。”


 


“嗯。”


 


丢开了手机继续投身枪林弹雨之中,模糊着想到那边大概是凌晨两三点钟,却也搞不懂为什么他这么晚了还打过来。离家十万八千里远的樱井翔指尖留着长长的一节烟灰忘了弹,屏幕灰着许久才重新点亮,发条短信告诉秘书取消后天一早的回国的机票。


 


这是他们之间最后一通电话。


 


不咸不淡地挨到了年关,樱井翔也踩着一年的尾巴回到家里,钥匙插进锁孔,拧一拧,打开门看见二宫和也就在玄关口站着,脚边是他来时带的那个浅黄色布包。


 


樱井翔一瞬间不知道说些什么好,面面相觑了许久才吐出一句,“走了?”


 


二宫和也捡起包“嗯”了一句,将掌心那枚钥匙递了过去,樱井接过攥紧,只听得他说,“替你保管了这么久,现在物归原主。”


 


樱井翔没敢再回头看,门轻轻合上,他像风一样走得悄无声息。


 


编排了一整天分手的话,到最后也还是没说出口。


 


这世界上就是会有人默契到这种地步,交往、分手都能心照不宣。


 


 


03


 


樱井翔开车载二宫和也回家,习惯性地将身子侧过去替他扣安全带,却被挡住。


 


“别,我自己来。”


 


倒也不是说觉得尴尬,至多有些不自然,樱井挑了挑眉,收手启动汽车。


 


 


当樱井翔申明自己家没客房的时候,二宫和也随遇而安,提出自己睡沙发也无所谓。而外交官樱井先生秉持舍己为人的精神表明可以把床位让给检察官二宫先生时,二宫先生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有床不睡去睡沙发,傻子?


 


晚上二宫和也就窝在那张他再熟悉不过的床上看着资料,樱井翔推门进来他头也不抬地说道,“如果想套我话,麻烦您后退两步然后关上门。”


 


对方置若罔闻,将温热的牛奶放在他床头,“喝完早点睡。”


 


某检察官脸上露出点嫌弃的神情,“又不是小孩了,睡前喝什么牛奶。”


 


樱井翔软言道,“你睡眠不好。”


 


“现在好了,用不着你担心,快滚。”


 


人走了奶还留着,二宫和也瞥了一眼热气腾腾的杯子还是拿起来喝光了。


 


 


第二天二宫和也起了个早,洗漱完毕进了厨房一看简直触景生情,自己买的粉红小兔子印花的隔热手套还挂在墙上,冰箱上看银魂送的傻白冰箱贴也还好好地贴在那,下面压着的分明就是自己之前住在这里写的备忘录。


 


——臭樱井翔,懒死了。


 


打开冰箱空空如也,二宫和也一甩手关上门,走到沙发旁边一脚踹醒樱井翔。


 


“起来,买菜。”


 


“你要做?”


 


“对,所以快点起来。给你五分钟。”


 


他是没指望樱井翔能在自己走掉的这两个月里学会做饭然后把自己养得白白胖胖的。


 


 


以前没和樱井翔一起来买过,两个人工作都忙,就算他做完了,菜也等不到他回来还热着。所以基本上都是外卖或者直接吃完了回来。今天头一回来他才发现,樱井翔不仅是不会做菜,他连挑菜都不会挑。


 


“把你手里那个土豆放回去。”


 


“怎么了?”


 


“皮光滑干燥,没有虫洞,个头偏圆的才好。”


 


樱井翔低头看一眼手里扁扁又坑坑洼洼的土豆,“哦”了一声。


 


 


亲妈带孩子回到家里,樱井翔被使唤去择菜,二宫和也看他动作优雅轻柔,跟给情人搓澡似的,修长白皙一双手连握着菜都那么好看。


 


料理台前的二宫和也樱井翔可从来没见过,扭头看到他低顺了眉眼,贤妻良母似的切菜,心里就层层叠叠巨浪翻滚。


 


湿淋淋一双手从背后环了过来,二宫和也身体一僵。


 


“请不要妨碍国家公职人员的工作。”


 


“这是私人时间,算不得妨碍。”


 


“那我告你骚扰。”


 


“可我看你挺自然的。”


 


二宫和也头一回输在了斗嘴上,真想操起菜刀给背后那人脑壳上来一下子。


 


 


04


 


接下来的几天二宫和也打着侦查的名号把樱井翔家翻了个遍,没找到一星半点其他人的痕迹,自己以前在这里留下的倒是都在。


 


比如书架上按照首字母排序的书被他故意排成了Kazunari,樱井翔至今没给换回去;再比如说那张床上依然好好地放着两个枕头,自己以前睡惯的地方依然凹陷了一块。


 


他不知道该说樱井翔旧情未了好,还是说他只是懒好。


 


他也没找到任何说明二宫和也在樱井翔心里无比重要的证据。


 


眼看着两周时间就快到了,自己却毫无头绪。


 


——哎,走之前还是做一回好人,把东西都给放回去呗。


 


刚抽出那本K开头的书,一双有力的臂膀就圈住了他。


 


“要不要回来?”


 


“这里什么都不缺,就缺你了。”


 


明明书还在自己手里好好地拿着,眼泪却像被书砸了脚痛死了似的往外跑。


 


“樱井翔,你知道有人上诉你犯罪了吗?”


 


“什么罪?”


 


“盗窃罪。”


 


“我偷什么了?”


 


二宫和也丢开书转身埋进他怀里。


 


“我的心。”


 


 


05


 


樱井翔用力抱了抱他,黑暗中虽然看不清神情,但二宫和也知道那一定是温柔。


 


“我申请回调了。”


 


“我知道。”


 


这回轮到樱井翔惊讶了。


 


二宫和也故意把鼻涕眼泪一股脑擦他衬衫上。


 


“所以我捏造了那些狗屁委托,回来看看你心里头还有没有我。”


 


樱井翔亲亲他红红的小脸儿。


 


“二宫检察官,侦查结果如何?”


 


“判定有罪。”


 


“如何处置?”


 


“在我心上关一万年。”


 


“遵命。”


 


 




-END-




甜饼耶!